布洛克城,心中的乌托邦



  • (文章不涉及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,只为心中的乌托邦,只为把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,只为让社会更加公平公开公正,不存在任何攻击政府批评政府意向,如有雷同,也是一个普通公民建言献策,善意提醒和建议,万勿对号入座)
    接触数字货币缘自于一位住在同小区的亲戚,在他热心的指导和引领下,我认识了公信宝,认识了区块链技术,还加入公信宝交流群。幸运总是眷顾于我,我又有幸成了布洛克城一位普通市民,认识了更多的朋友,享受着城市的福利和荣誉,幸福生活,快乐工作!窃以为,布洛克城是大家共同的城市,是真正科学和民主的城市,不是某个人说了算不是某些人的城市,是我心中的乌托邦。
    我所生活的这个地方,是粤西地区一个落后的小城市,城市没有什么潜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,人均收入低,一直发展不起来,吃饭财政勉勉强强维持着政府的运作。为摘掉落后的帽子,不拖全省后腿,跻身广东省“文明城市”行列,城市最近两年实施全民行动轰轰烈烈的"创文"运动。2017年这一年最不平常,市区镇村“四级联动”开展了地毯式清查,对涉及违章建筑、非法广告牌进行全面清理整顿,清理卫生死角,全力营造良好的道路卫生环境、安全环境,参与“省文明城市”评比。全市干群,从市到村,各级机关事业单位职工齐心协力、全力以赴、群策群力、日以继夜,舍小家为大家,不计个人得失,无私奉献,风里来雨里去,多角色演绎,既当人民公仆又当志愿者和义工,积极投身创造新城市建设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在2017年底,本市终于荣膺“省文明城市”称号,全市人民欢欣鼓舞,奔走相告。临近春节,市里却发了一个让多数市民窝心的文件,规定某种人群可以享受年终绩效奖金,而且数目不小,不低于3万元。这某种人群只囊括所有市直单位和小部分乡镇领导班子,区县的公务员和普通乡镇公务员以及区直各事业单位(包括学校)都被剔除在外,成了另类人群,年终绩效奖金一分钱也没有。人们普遍感受到了一种受歧视受欺骗的耻辱,精神一度倍受折磨和煎熬!但大家多数是体制内的人,身不由己,有所顾忌,为了生活,敢怒不敢言,只是偶尔发发牢骚而已。一位愤怒的诗人写了一首名为《城市的鸿沟》的诗,描述了当时的现状:

    有人是这个城市的主人
    有人注定是这个城市的奴仆
    富贵与贫穷
    存乎某个人一念间
    人为地拉开一个口子
    拉远城市与亚城市的距离

    一河两岸
    一半是江水一半是火焰
    一半是阳光一半是乌云
    一半是文明
    一半是肮脏

    这个城市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
    但归根到底还是你们的

    你说了算

    我不是政客,我做天真的大胆设想,我以为出现这种不和谐的场景和现状,肯定不是决策者所愿意看到的,他们是好心办坏事,一时忽略和低估了地方政府经济的承受能力,但既然发了文件,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,收回成命肯定会影响政府的威信,面子上过不去。市里的领导我以为多多少少听到不和谐的声音,但也只能装聋作哑,万一场面难以收拾,便严肃处理几个出头鸟以敬效尤了事!但在布洛克城,肯定不会出现如此尴尬的怨声载道的情形,怎样发奖金发多少奖金,由大家人共同制订一个可行方案,大家共同投票通过执行。
    再举个例子,比如近期纪委查岗查得严,严查机关事业单位的职工履职情况,比如是否准时上下班,8小时之外是否按时值班,值班是否到位……玩的是一种猫捉老鼠的游戏,大家既劳力又劳心,不说这浪不浪费纳税人的钱,光是大家精神高度紧张,精神压力足够大,久而久之可能会患上精神病。在布洛克城,有区块链这种技术,自然就没有这种烦恼了,人们会自觉地上班下班,自觉地准时值班,甚至还可以享受美味的夜宵(值班是义务的、无偿的,单位自然不会出钱,说是怕招惹腐败,据说有人吃顿夜宵可能花了几百元、上千元,但在布洛克城,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,花掉多少钱有目共睹,谁也做不了手脚,有个合理的价格)。
    在布洛克城,我以为每个人都是城市的缔造者建设者决策者,每个人都有机会当市长(只要你有足够能力,得到大家的认可);在布洛克城,人没有贵贱之分,没有三六九等,按劳分配,有劳有得,多劳多得;在布洛克城,你看到的是公平公开公正,制度和权力敞在阳光下运作,没有偏袒、裙带关系和暗箱操作;在布洛克城,没有忧伤,没有烦恼,有的是开心和满足,有的是吉祥和幸福,是个理想的乌托邦!
    钱包地址:jtzhzfjzrh123



  • 向往美好的城市,布洛克城!你我共建!


Log in to reply
 

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GXChain Community was lost,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