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眼中的布洛克城之刘叔杂谈



  • 01
    有个巨贾曾说过:“我拿出一千万打点关系,可能有五百万都要到中间经手人的口袋”。但,这就是必要成本,你如果不接受,什么事情都办不成。知道这个道理的人,都会TMD中介真是个王八蛋,又吃一口“B币”。上面所说是个巨贾,然鹅…我们普通百姓呢??那套路多的是了…其实这种社会现象在当今十分普遍,在古代也是十分普及。
    唐朝有个宰相叫刘晏,他奉旨主持造船,当时一艘船的成本在五百两白银左右。然而,刘晏把预算批到每艘一千两。
    有人问,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啊!为何铺张?
    刘晏笑了笑:一笔钱拨下去,中间经手的环节很多,层层截取,末了就不够造船成本了——但层级是政治规矩,不能破。因此,我事先在经费上给经手人留出克扣空间,这样,最后才能剩下够保证质量的钱。
    看到没,不仅平民巴结“现管”,连宰相老爷都越不过“现管”啊!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一,“去腐败化”。

    02
    插个段子,旁通一下。
    夜总会里,局长搂着美女跳舞,身体靠得很近,不禁老夫聊发少年狂。美女有所触动,媚笑着问:“局长下边是什么?”局长以为问官职,答:“下边是执行队长。”美女掩口胡言:“官不大,还挺硬!”局长想了想,道:“可能因为经常深入裙众吧!”
    深入群众,好几个意思。但至少有一层意思是:那些手握执行权、直接打交道的“现管”,官不大而横,话不多而狠,须得毕恭毕敬好生伺候,否则,就等着来一波焦作人之旅吧。
    《论语》里有一句话:“与其媚于奥,宁媚于灶。”可能是中央神的理论依据。这里的“奥”指刚才说到的“中心”,整句话意思是,与其巴结管权的大神,不如巴结管灶台的小神。也就是说,“县官不如现管”。理论上,官大权大,官小权小。然而,别管权力大小,都有其行使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这“最后一公里”,恰恰就掌握在“现管”手里。
    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,就像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面讲的,你找到通天的领导,最后还得靠基层干部落实!所谓“杀头的知府,灭门的县令”,越往下,权力越硬气、越现实、越刺皮见肉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二,“去中心化”。

    03
    可能你会这么想,既然“阎王易见,小鬼难缠”,那索性不跟小鬼纠缠呢?越过经手人,直接P2P,跟大领导搭上线儿,岂不是一步到位?
    再举个栗子,秦桧;秦桧当政之时,权势熏天,送礼的踏破门槛。只不过,古代当官都讲个脸面,不好意思当面授受,于是乎,就先送到门房(可理解为生活秘书),再转呈秦桧。肥肉过手,哪有不沾油的?门房一经手,就截留下来不少好货,以致许多挖空心思的礼品,根本到不了正主儿手里。
    这也是天下通例,比如明朝,进贡给皇上的珍品,档次最高的都在太监手里扣着,小弟吃肉大哥喝汤。所以说,“宰相家丫鬟顶个七品官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嗯,如果你想通过秘书给上头送礼,知道该怎么做了吧……
    官场中人精似狗,都摸出了这个道理,因此,他们再给秦桧上供的时候,会多备一份,先把经办人巴结好。
    礼品,只是个载体,通过礼品反映出来的尊敬与驯服,才是最重要的。通过这张地毯,成功表达了自己如定制底裤一般的细致有心,再往深处说,充分满足了领导的征服欲——干你不是征服,干得你主动解锁各种姿势,才是征服!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三,“去流程化”。

    04
    我本人的职业是做环境治理工程的,网称“污师”(污染治理工程师),在工作当中常要和各环保干部打交道,政府为了安置保卫大家平安的兵哥哥,福利一般都安排在环保部门做个环保干部,哥哥们整天都在一、二、一的号子声中成长的,那里适合变化中的环保法规流程,所以说前些时间,环境污染治理的不理想大家也多理解一下。刚好年前上海要下雪了,闲来无事我发朋友圈的段子:
    经《VOCs智能在线监测》雪已在上海边上,正在办理相关进城《评估报告表、书》并“三同时”手续,可能还出个《应急预案》、《一厂一方案》需要点时间,正在审核《LDAR》《EHS》及《台帐制度建立》确定大雪身份证,进城《排放许可证》,行程路线《规划书》,《保险单》,好不容易盖完章了,一看不符合104也不属198、195地块,办不了。环保部门说补办一个《环保税》材料收下了。雪说:没有《政策补贴》要收《固废回收处置费》太麻烦不来了,燃鹅管理人员大恕你敢晚上愉排,看情况是要违反中央督查组的规定了,一听吓得只抖腿,发出可怕大音贝的抖音:“嗦哈、嗦哈,治理不达目标不回家过年”保证大上海的碧海蓝天,洁白大地。预祝各位企业主“瑞雪兆丰年”。
    有那位大神可以看懂的?可见为国家做点贡献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,有了区块链技术这不就是小事一个吗…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四“去政治化”

    05
    在山的那边,海的那边,有一个地方叫黑洞…它就是钛镁合金中的“币圈”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还是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过年时间里的深处吧。过个年朋友圈中打CALL的都是问买币了没有,可见人民群众的热情有多高。近,听说有毛姓大佬在网上发视频喊冤,称多少亿投资打了雪飘。对于钱包安全性和风险事件我在这里就不一一说三道四了。
    1644年7月2日,英国,马斯顿荒原,议会军取得了内战中一个决定性胜利,结束了王军对英格兰北部的控制。距离英国国王查理一世走向断头台,还有五年的时间。1644年,3月20日,在亚欧大陆的另一端,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,丧魂落魄地走向景山。几分钟后,他将要在一颗槐树下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    时间回到3月10日,此时距离京城陷落还有10天。周边的重镇宣府、大同、真定相继失守,大明王朝到了最危急的时刻。然鹅,崇祯既没有兵,更没有钱去组织抵抗。此前,崇祯因为不能确定真定是否沦陷,责问兵部尚书张缙彦为何不派人侦查。张直截了当地回答两个字:没钱!
    什么是中年危机?穷,才是最大的中年危机!1644年,农历甲申猴年,正月初一,北京城内见不到一丝跨年的兴奋与激动。这一天,李自成从西安出发,一路往北京杀来。然而,除了在山西代州遇到一点抵抗外,沿途所有的军队全部望风而降。尼玛,甚至还有地方官要守城,军队哗变的事情发生。比如山西巡抚蔡懋德一心死守,可惜手下兵将私自打开城门,导致太原失陷。蔡懋德急得嚎啕大哭,最后以死殉职。此外,朝廷苦心经营的重镇:宣府、大同、姜瓖、王通两位手握重兵的军队将领,居然主动添加李自成好友,要求洽谈投降事宜。
    为什么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?因为大明的军队普遍被拖欠工资,半年以上拿不到工资的比比皆是。所谓望风而降,就是被穷逼出来的。再穷不能穷军队,这个道理谁都懂,可是没钱怎么办?火烧眉毛之际,崇祯发起爱国捐款运动,要求大臣和亲戚们拿出私房钱,守卫北京城的士兵发工资,结果既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,权贵们不和你玩这一套。
    掐指一算,发现大明的国家预算,被一个神秘的黑洞吞噬了。根据广义相对论,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视界逃脱的天体。白色的雪乡,黑色的黑洞。如果那个时代发明了数字币也许中国的历史将要重写。应该是有多少个粉加入支持呀!亡国奴我相信大家都不愿做,团结起来吧.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五,“金融性”

    06
    “天下武功,无快不破” 从广东深圳、杭州上海、到泰国曼谷、日本东京再到美国硅谷,基石投资人郭宏才在太平洋上飞出了一个大大的对勾,寻找国内外优质的区块链项目。硅谷电线杆上满眼的区块链信息,都刺激着这位中国知名的区块链投资人。他计划在2018年再投1000个项目,并在朋友圈表态称“继续干,不要怂”。 1月25日,NEO项目CEO达鸿飞(达叔)从飘雪的上海飞往旧金山,开始筹备第一届NEO DevCon,意在为NEO积蓄更多开发者力量。次日(26日)上午10点,火币点卡套餐HT第三次开抢,西二旗某大型互联网公司办公室里,林平打开了火币Pro的网页,仅仅32秒后,2865万额度便被抢购一空。“我想过给她最好的浪漫,是送她一枚比特币。”林平的入圈启蒙老师王诚也没有抢到。不比林平的愤愤不服,王诚属于“吃过肉”的那一拨人。他自认为不是二级市场上追盘的币圈韭菜,而是颗“链圈韭菜。”这里的链圈,主要指区块链圈。
    已近固化的互联网市场似重回“不确定即为可能”的千禧时代,一群不甘寂寞的韭菜,很快会成为区块链第一批血液。春暖花开鸭先知,韭菜们或许已闻到了什么?
    敲黑板,划重点:痛点六,“信仰的力量”

    结论与展望:这就是我眼中的布洛克城,就像是井柏然肚子里的那只罗卜妖,来势凶凶。胡巴已出生,想回到魔界是不现实了。粑粑麻麻们还是张开双臂拥抱他的到来吧!不然当魔界统治地球时都不知如何与它们联上网。
    钱包地址:jerry2018



  • 故事情节很好啊



  • 虽然没有完全懂,但感觉很有料



  • 我猜您就是刘叔本人吧。

    小故事1、2看起来像是一个解决点:应用于政府官员的防腐败。
    (痛点2 总结的去中心化 感觉这词有点膈应 不是很恰当 当然带了引号好了一点 结合小故事带有权力下放的意味 这有点不太理解数据信任 到权力下放这个关系了。
    小故事3、4也是一个解决点:应用于政府机关职能的流程简化
    (去政治化这词也不太妥…嗯…您懂的)
    以上大概现行状况需要公信宝努力做好自身技术了,技术只解决技术的问题,至于政府的方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。
    小故事5说实话我就看懂了 金融性 三个字……也不懂跟故事有什么关系。大概是开了一个脑洞吧。
    小故事6“信仰的力量”……看懂了但是不知道跟布洛克城有什么联系。

    万一我留言有啥不舒服请原谅,我就是突然想说几句
    刚来也没习惯在社交网上评论……



  • 有料,长见识了!


  • administrators

    @jery_zhoujia
    你好,欢迎入选前20,请私信我您的微信联系方式,将有专员和您联系,谢谢


Log in to reply
 

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GXChain Community was lost,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.